这是描述信息
imgboxbg

2018中国经济或能探底

  • 浏览次数:
  • 日期:2017-02-09 10:52

【概要描述】

2018中国经济或能探底

【概要描述】

  • 所属类别:公司动态
  • 作者:厚道资产
  • 来源:厚道资产
  • 日期:2017-02-09
  • 浏览次数:
详情

一、GDP可以再慢一些 

如果要维持中国经济的发展速度,一要靠政策,二要靠改革。但是,供给侧结构改革面临巨大的困难与压力,改革步履维艰。所以,要靠哪方面的政策?靠财政?财政没有钱;靠货币?货币政策的效应又在下降。那么,中国GDP增速慢一点行不行?不行!因为十三五规划提出,中国的GDP必须保持6.5%的增速,到2020年则必须翻两番。面对这些问题,决策部门如何通盘考虑,这非常考验中国政府的智慧。
 
如果维持政策基本不动,保持它的连续性与稳定性,那么,中国经济的增速会下降到何种程度?
 
如果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都不发生大的调整,其中,财政不扩张,其赤字占GDP的比重维持在3%。同时,货币也不扩张,维持现有的物价水平,那么,我们的GDP是多少?
 
有一种货币政策是征信。近几年来,征信的意思大概就是,如果我们既定的GDP目标为6.5%,物价为2.5%,然后再加上财政赤字的3%,可以得出M2的增长速度。然后,把房地产行业的影响、汽车行业的影响考虑进去。
 
厚道资产研究认为,在维护现有政策的情况下,GDP应该会滑向6%,也许会是6.3%左右。这也是不错的一个速度,与今年的6.7%相比,只下滑了0.4%。并且这种预测并未把国际影响列进去,如果国际形势发生大的变化,那么6.3%也是无法维持。
 
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GDP坚持要在6.5%以上,政府该怎么办?是扩财政还是扩货币?财政本身已经很困难了,这个办法不可行。而货币超发也不行,它不知道新的“包”会从哪里鼓出来。在杠杆率不断累加、货币政策效应下降、财政政策的作用日渐微弱、地方政府财政赤字的情况下,需求政策又该怎么办?
 
所以这一切的问题,有没有更好的解决措施?我们不知道政府最终会怎样决策,但厚道资产研究观点,考虑到一些就业的因素, GDP应该尽量保持在6.5%左右。
 
还有一个选择,是扩财政还是扩货币?目前看来,相对还是扩财政,不能再去扩货币了。货币一旦扩出来,不知道会从哪里起“包”,到时候就很难压下去了。
 
那么,扩财政怎么扩?有一个办法,就是想办法让财政的钱直接进入到实体经济。这就引发出了另一个问题,就是扩什么?是扩大支出,还是减税?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方向。扩支出,又存在投资于基建等硬实力方面,还是投次于软实力,比如办法、培训等等?这是目前一直存在的一个争论。
 
而减税也存在争论,减税的对象是谁?是民企还是国企?或者是一些特定的行业?每一个政策的出台,都会对各行业产生深远的影响,需要深入地研究。
 
厚道资产研究认为,尽管明年的GDP最好能够保持在6.5%左右,但是没有必要死保6.5%,甚至要求达到6.5%以上。同时,应该让财政政策发挥作用,尽量不要使用货币政策,因为我们的杠杆不能再往上加了,再加下去,风险也会无限逼近。
 
在财政方面,应该减少不必要的支出,用来为更多的企业减税。刚才提出,减税的对象是谁,应该面对那些真正基于百姓需求提供服务的企业,这些企业的税负减轻了生产动力就被激活了,这是多好的图景。财政政策怎样才能发挥更大的作用,就是它不能与市场需求相背离。
 
那么,接下来市场最大的需求会是什么?我们看到,战略性新兴行业、服务业,包括文化、教育、旅游、养老、休闲、体育等行业是目前发展态势良好的领域,市场有需求,所以这类行业该减一减税。
 
但是,知易行难。新兴战略性行业的准入门槛非常高,并且对投资的需求也非常大,那么,我们的政策能否向它们倾斜,能否由财政贴息来支持战略新兴行业的技术改造?如果能够出台类似的政策,在此基础上,配合以适当的、中性的货币扩张也未尝不可,但绝不应该像目前这种大规模发行货币的模式。
 

二、2018中国经济或能探底


现在,企业家们还在关于一个问题,也是争论得很厉害的问题,就是6.5%的增速要保持到什么时候?我们中国的经济大概什么时候能到底?一般认为,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自2012年开始,已经有了连续6年的下降,但其下降的幅度是越来越小的。我们从最初的9.3%降到了7.7%,最后可能还会到6.4%等,可以观察到,其收窄的幅度越来越大,这说明市场发挥了它的调节作用。
 
另一个争论不休的问题是,中国经济什么时候能到底?一般的看法是,当过剩的产能基本出清,就应该是经济到底的时候。
 
厚道资产研究认为,一定要注意那些产能过剩的行业什么时候清出。在这些行业产能清出之前,经济基本上有望在一两年之内触底反弹。这是因为,在传统行业产能清出的过程中,一些新的行业同时在上升,新产业、新业态、新模式、服务业等都会上升,这似乎是一个此消彼长的过程。
 
具体来说,在2018年左右,中国经济有可能到达底部,并在那个位置呈现出一定的稳定性。这时候,相当多的财政政策、货币政策就有了更大的着力点,就可以调整为中性的政策。但是,也不能指望政策能够实现瞬间的有效高速,这会是一个过程,比如1998年有过一轮扩张,之后的2000年,经济开始探底,而真正的财政政策、货币政策却是在2003年才真正撤出的。
 
厚道资产认为,中国的财政、货币政策真正要从市场撤出,至少应该是2020年以后的事情。中国的这一轮货币扩张,一扩12年。从2008年开始,一下子要扩到2020年,将来积累下来的货币将会是一个惊人的数字。而经济到底的时候,货币也放了出来,财政也要继续放量,这个时候,股市肯定会有一定的利好。

 

扫二维码用手机看

所属类别:公司动态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

版权所有(c)浙江厚道资产管理有限公司